冲墨画派创始人李长文论中国画的笔墨美学

阅读设置

冲墨画派创始人李长文论中国画的笔墨美学

中国冲墨画派创始人李长文先生近影

数千年来中国画人的浩荡大军象挖宝探珍一样在追求笔墨新美的道路上,一代又一代不知疲倦的奔涌向前,乐而忘忧。大师们的成功,不是因为他们走对了方向,而是在于他们把握方向的能力以及对自己灵魂的主宰、性格的跳脱、还有命运的偶遇。

一些理论家们引经据典的理性框套,听起来舒服,做起来顺手,但却导引了一些盲目追探者陷入其中,使他们很难走出蹈袭的泥沼。学术是非常严谨的,探索是极为艰辛的,创新决不是凭空产生的,中国画的出新需要艺术家美学知识结构的多元立体式整合以及灵魂的大化,还要把获取真美的执着与坚定汇入时间的河流里……

李长文先生作品-瑞雪丰年

坦途无异卉、高巅生奇香。徐青藤的成功在于守住了他那块儿黑团团中墨团团,墨团团中天地宽里长出的那朵孤寂芳华。八大山人的横空立世,来自于他对生命质量绝不妥协的信念以及那颗哭之笑之的简约灵魂;吴昌硕用一支拖泥带水的秃笔谱写着他生命的浑厚凝重、执着壮雄,以致他在用笔的老道上至今仍无人企及;"长思以长绳系日"的百岁老人齐白石,用生命与艺术的长线天真烂漫的勾勒出生命的大俗至大雅;我们很难评判出南潘北李两位先师在艺术成就上的高下,苦禅先师的最大贡献是在中国花鸟画领域,将其随缘成迹的大笔拖墨法韻叠出的简括厚重效果,把水墨在宣纸上产生出来的大美推向了极致,从而启发我们在笔墨的趋雅避俗上少走弯路。先生之艺若黄钟大吕之音,仍将继续影响着我们的一代又一代;潘天寿的一生都在为艺术的个性而追索着,他深谙"艺道即孤"的秘笈,"不择手段"的调动着水墨在宣纸上的裂变,使其产生出具有震撼性、离奇诡谲、老辣苍雄的效果。潘艺在我们心幕中的回放时会永远散发出过目难忘、霸气纵横的光芒;吴冠中笔墨的"零"像艺桥之孔融贯中西,以洋为中用的笔墨新嫁接在宣纸上尽情的"排兵布阵",温润而灵动的彩墨线条牵动着中华民族温文尔雅的审美情怀,创造了独特的吴氏美感征服……

李长文先生作品-美意年年有

一味的追溯先贤们的座座高巅带给我们的只能是激动与仰叹,这样会离我们要研究的主题愈来愈远。路还是要靠自己去走,让我们迈开现实的脚步,来探讨走出中国画笔墨困惑的几个关键问题:

李长文先生作品-立冠高远图

一、论中国大写意画的"不雕"与"无意"

我们单单具有中国画深厚的笔墨功底是远远不够的,还须具备以学制炼、物化天开的哲性思维。纵观当下中国画坛的网络平台,每每有数以万计的"好作品"在我们面前徐徐掠过,乍一看它们似乎都面面俱到、顺理成章,但若细细品味大都是没有灵魂的群体性仿效,就 山水画而言,你搞深远的效果,我拚更为甚的。你搞空朦的,我制做出比你更淡的……大有山雀漫飞,一一如一之视当。更有相当之画人,趋之若鹜把笔墨在宣纸上层层叠加,漫无目的的倚斜相并,没完没了显摆着笔墨掌控力的”……这些无谓的慷慨所带来的不是收获,仅为一己之悦,或谓自欺耳!且都无助于我们的成功,就像湮没在万千朝圣者中的个体永远无法出人头地,因为大家都知道,都在做。老子在道德经里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所有人都知道的美,已经不是美了。一位植物学家这样说过:如果含笑的香味同百合一样,那他东施效颦,没有找到自己存在的理由。

李长文先生作品-农家景

李长文先生作品-山涧

当今的中国画艺术发展到这种份上,传统的章法布局:点线面、积中点、我黑白灰三色调互动与制约的单一化理论,已无法承载未来中国画呈现大美的使命。在中国画的创新上,我们必须从传统审美规律中突破,一些传统构成形式的套路化如:知白守黑,以虚付实,以浓激淡等等,不要专门为这些程式化的思绪布置场面,这种形式的美已被大众化了的。不要向观众显摆我会这样或我为什么会这样,而要让观众从你的作品里体味到那就应该这样。即所谓中国画笔墨美学中的不雕无意之美。无意非随意,随意是一种创作态度,无意则为自然观的大化,一种纯粹不加修饰和谐,是艺术家的修养传导到笔墨应用上的一种感觉,即想象力的幻化玄化自悟至美的诞生与出现。美是自我的,也是无我的,有时侯美的动机,美的显现是只可意会的……要让 和谐与平衡主宰画面,而不是规律美是美感所受的具体对象,它是通过美感来摄取的,而不是美感的主观心理活动”(宗白华)。 

李长文先生作品-富足一家

二、至简与慎简

洁白的宣纸像无垠的旷野,召唤着艺术家在这片至诚的空间里任思绪骋驰飞荡,把畅想和情感的逻辑性化一当十,把有续的大自然中存在着的无续剥离开来,创造超脱而简约的神圣之美;我们常看到一些人把山水画得看上去像一锅炒豆,峰峦画的像一锅锅发面馒头。把花鸟画画成像一堆树叶,无生机无节奏,无生命的启示与想法,老气横秋。山水画离不开气韵,花鸟画要突显风神,山水应为而生,花鸟应为而动;就写意花鸟画而言,简约的用笔来自对物象的深情把握中所牵发出来的人性化的灵动,艺术家每下一笔一个判断,一笔一个结构,或千笔万笔归于一祖。简约是理念,而慎简则是创造,艺术家在宣纸上一两笔即表现出来禽鸟的灵动,岂不知需花费在私下里千万笔的结构提练积累的过程。大写意花鸟不需要吹毛求疵,对所表现的对象的细节一代而过,不必去刻意描摹修?。要把握对象的要点,隐去笔迹,心随笔运,隐迹立形《荆浩》。所谓大手笔者,即少、即简。就像伟大的音乐作品一样,只使少量音符,就能谱写出极具感染力的不朽乐章!

想像和情感的力量是无穷尽的,我们的笔机不是向内追溯,而是牵引着向外寻求,表达想法,阐释生命的惇厚与包容。要把自己溶化在对象里,表现对象本身所释放出来的生命的光芒!

李长文先生作品-花开锦绣

李长文先生作品-荷风清趣图

三、格物归宗,一语造境

半生磨励椽笔懸,为艺出格人饱尝胆。人不知以何为祖,天边风神通四面。只有创新才能看见未来!风格的形成是艺术家交给社会和自己生命的答卷,形成风格非朝夕之功,是倾其一生的坚实积累,懂得发现、整合、避舍、蜕变,从传统的丰厚滋养里培植全新的生命。若无新变,不能代雄(苦禅)没有创新我们为之奋斗的生命就没有价值。仅从书本及大千的观摩中不足以填补属于我们本灵魂的那一神圣的空白,必须在艰辛耕耘中悟道明理,开物归宗(归宗即:笔墨的统一性)。齐白石六十变法,来自于他铁栅三间屋,笔如农具忙的辛勤积淀。

我很偑服这样一段话:艺术是飘逸、浪漫、奔放、热烈的,但艺术家为人民服务的真诚,对真善美的追求决不能有任何偏差!老子日:天不变,道也不变。

壮哉,美的力量!生命的奔涌!